平顶山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股 > 正文内容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七五二 山路上的拖拉机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平顶山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有惊无险的接到老黄以后,我转动钥匙门,将车启动后,在狭窄的山路上调头,顺着路开始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咱们现在,这是要去哪啊?”闷热的车厢内,老黄不断地用手扇着风,看见我挡的严严实实的样子,有些不太适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先找个地方给你休息,然后我大哥会来见你。”我手把方向盘,目视前方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老黄闻言点了点头,随后又看着我:“哎,你大哥叫啥名啊?”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听完老黄的话,我侧头,也很意外的看着他,但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常态:“之前你们不是联系了吗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是联系了没错,可是大家以前也不认识,我总得先知道他叫什么,然后见面以后,才好打招呼呀。”老黄笑眯眯的答完话,在兜里掏出了烟盒,递给了我一支:“小兄弟,抽烟!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会吸烟。”此时我脸上带着口罩,又不想让老黄看见我的样子,所以摆手拒绝了一下,同时扫了一眼老黄的烟,发现烟盒上全是外国字,我一个也不认识,随后想了想,开口道:“黄哥,你饿不饿,要不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老黄闻言,感激的笑了笑:“呵呵,行,折腾了好几天,我都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,你这么一问,我还真有点饿了,小兄弟,你们这边,都有啥好吃的?”

    “好吃的可多了,你说想吃什么吧,我直接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这边我还是第一次来,对美食方面也没什么了解,还是你带我去吧,只要不是太另类的食物,我都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吃烧烤去吧,我知道有一家,做的东西特别不错。”我对老黄笑了笑:“东北的烧烤,治癫痫好的方法有哪几种分量足,跟你在外地吃的,肯定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我听说你们这边,还有烤大腰子,对不?一会我必须整一串!”老黄说话的时候,还特意模仿了一下东北的腔调,听见他土不土洋不洋的语调,把我逗得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个人真有意思。”我套出老黄的一些信息后,继续道:“第一次来安壤吗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安壤,我连东北都是第一次过来,你是不知道啊,这几天我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全都坐了,海陆空里面,我就差没坐潜水艇和火箭了。”老黄俨然对我没什么防备,涛涛不绝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看见老黄对我们这边如此陌生,我顿时一皱眉:“第一次来东北?又不认识我大哥,那你是来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老黄听见我一连串的疑问,身子一滞,估计也是察觉到自己说多了,笑着摆了摆手:“没啥,就是谈点生意、谈点生意……”

    看见老黄这幅守口如瓶的样子,我也就没再多问,继续开着车,同时心里也在想着,这个老黄从外地过来见东哥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!看车!”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副驾驶的老黄连忙推了一下我的胳膊,把我从思绪里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‘吱嘎!’

    感受到老黄的动作,我本能的踩下了刹车,奔驰在土路上搓行了五六米后,才堪堪停稳,我抬头向前一看,我之前上山来的那条路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多了一台农用拖拉机,正横亘在土路中央,拖拉机周围静悄悄的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老黄看着前面的拖拉机,咧嘴一笑:“这都几点了,耕地边还停着机械,你们这边的农民,也太勤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坐在车里等我,别乱动。”这时候的时间,都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,而一台突兀出现的拖拉机,让我感觉十分不正常,但也没往别的方面想,因为今天晚上的行动,连我这个接人的,都不知道具温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体细节,所以我压根就没想过会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交代了老黄坐在车里后,我将脚下的军.刺拿起来,别在腰带上,随后用衣服一裹,推门下车,迈步向拖拉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走到拖拉机旁边,借着车灯看了看,这台拖拉机的钥匙门空空如也,钥匙也被人拔走了,再抬头向四周看了看,除了簌簌作响的庄稼地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我抬腿,对着拖拉机的大轮胎踹了一脚后,扯着嗓子:“这拖拉机是谁的!抓紧整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“再不出来人,我砸车了啊!”我看着静悄悄的苞米地,再次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‘哗啦!’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旁边的玉米地里顿时传来了一阵声响,紧跟着一个青年,提着裤腰带就从茂盛的庄稼里面钻了出来:“大半夜的,你瞎jb嚎啥呢,让你这一嗓子喊的,我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屎上!”

    我打量了这个青年一眼,在他胳膊和袖子交界的位置,有着十分明显的晒痕,应该是经常下地干活的人,疑虑也打消了不少:“你怎么回事,拉屎就拉屎呗,整个破拖拉机,不知道顺着路边停,给别人把走车的位置让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我们这条路上,除了上山种地的农户,平时根本没人走,我哪知道你会大半夜跑到这边来。”青年说话间,已经走到拖拉机边上,掏出了钥匙,随后看了一眼我的车:“呦,大半夜的,开着奔驰往这种荒郊野岭的跑,呵呵,还把脸挡上了,哥们,你是带着小媳妇,出来打野战的吧!”

    “滚jb犊子,我过来干啥,跟你有关系么,你抓紧把车挪开,我着急走呢。”我对着青年笑骂一句,随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哥们。”我这边刚一迈步,后面的青年再次开口,听见声音,我本能回头。

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    ‘嗖!’

    一把修车用的花扳子,对着我就砸了过来,我连躲闪都被来得及,就被这一扳子结结实实的敲在了头上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因为头上带着帽子的缘故,我的头也没出血,可是挨了青年势大力沉的一下,我感觉脑瓜仁都跟着晃了一下,接着身子一软,踉跄着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我这还有一下,你给我挺住了!”青年举着沉重的花扳子,高高举起,再次对着我砸了过来,看见青年再次举手,我双腿在地上一顿蹬,极其狼狈的躲开了青年的再次一击。

    ‘咣当!’

    我这边正跟青年打架的时候,老黄也一把推开车门,表情惊恐的看着我们这边:“前面那个人,你是不是劫道的?别动手,我们给钱!”

    ‘哗啦啦!’

    老黄一句话喊完,我们周围的玉米地里,顿时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随后三个矫健的身影,同时从里面钻出来,向老黄那边跑了过去,与此同时,我面前那个拎着扳子的青年也到了我面前,手里的扳子再次举起,看见他的动作,我从地上站起来,迎着他就冲了上去,同时掏出怀里的四.棱军.刺,对着青年身上,胡乱的一刀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‘噗嗤!’

    一刀过后,青年的大腿被我一刀刺穿,他挨了我一刀之后,把扳子一扔,下意识的向腿上摸去,我攥着刀柄,使劲拧了一下刀身,将青年放倒后,转身看着老黄,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老黄,快跑!!”

    ‘踏踏!’

    老黄站在原地,听见我的呼喊之后,犹豫了不到一秒钟,转身就跑,几步消失在了庄稼地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继续追!”跟在老黄身后的三个人,开封癫痫病那里能够治疗好看见我捅伤了扳子青年,一个人转身向我跑过来,而另外两个人,则是跟在老黄身后,一起钻进了玉米地内。

    奔着我来的那个人,站在原地跟我对视了一瞬间,也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卡簧刀,把刀掰开后,他伸手指着我:“小狗篮子,跟我装玉米地里的刀手,是不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那一刀扎在我身上,我还能活,我这一刀攮在你身上,你试试啊!”我紧紧攥着手里的军.刺,看着这个身材瘦弱的青年,一点不惧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当老子是吓大的呢!”那个人对我喝骂一声,迈步就冲了上来,我也举起军.刺,对着他胸口就扎了过去,那个人看见直奔自己胸口的刀尖,本能一躲,而我则是接着冲力,一下子把他扑倒在了地上,随后抬起刀把子,对着他拿刀的手一顿砸,几下就把他的刀给砸脱手了,这个青年手里的刀被我打掉之后,一点都没有束手就擒的样子,而是在地上摸起一块石头,对着我太阳穴就砸了上来。

    ‘嘭!’

    我的侧脸挨了青年一下,连视线都跟着模糊了下去,随后身子一歪,直接从青年身上栽了下去,这个青年把我打倒以后,伸手摸过地上的卡簧刀,对着我就划了过来,看着青年的动作,我抬腿就像他胸口蹬了过去,而青年本能一挡,手里的刀顿时在我腿上划了一道口子,但也被我一脚踹中,倒着坐在了地上,看见青年倒了,我从地上爬起来,对着他身上就是一刀,青年抬手一挡,被我一刀刺在了小臂上,疼的一咧嘴,手里的刀也再次脱落,一刀刺中青年后,我把他压在身下,手里的刀把子对着他头上连续砸了好几下,随后抓着青年的前襟,将刀抵在了他脖子上:“小b崽子,谁派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爹派我来的,艹你妈,有种你就弄死我!”青年对抵在脖子上的尖刀视若无睹,依旧在跟我叫嚣着,一看他那种无畏的眼神,我就知道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愣头青,于是抬手,对着他头上使劲砸了一下,接着起身,一瘸一拐走到玉米地边缘,随后顺着被压倒的庄稼,一头扎进了玉米地里面,向老黄追了过去。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heq.com  平顶山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