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顶山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电玩 > 正文内容

我是一具尸体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65章:震惊,一网打尽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平顶山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3

    徐元昌和魔眼双瞳鹰突然出手,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,我一时间没来得及出手,就这么被震碎。

    下个瞬间,我迅速恢复躯体,正准备对付魔眼双瞳鹰和徐元昌的时候,一个可怕的声音骤然在我心中响起。

    却是徐元昌骤然发出了声音,那个魔鬼般的声音划过天际,疯狂地向着我这里席卷过来。

    “徐元昌,什么垃圾东西,小小的叛臣杂毛,也敢在我面前嚣张?”

    我嘴角上扬,露出了冰冷的笑容,继而猛地出手,悍然催动昊天眼的力量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敢说我是杂毛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活到现在,敢这么跟我说话的,你还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冷漠的声音从空间的最深处席卷过来,化为磅礴的音浪轰在我身上,悍然将我拍飞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瞬间,我只感觉眼前一黑,然后整个人就这么划过天际,无力地抛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抛飞出去,刚刚感应到一股剧痛,然后整个人就这么破碎爆炸,化成了漫天飞灰。

    “又被震碎了。”在我化成飞灰的瞬间,启天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但是声音没能持续太长时间,就这么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弱小也敢跟我对战?简直不要命。”

    徐元昌淡淡地笑着,没有多说什么,但是言语间却充满了杀气。

    有种人,虽然没有表露出杀心,但是一句话说出去都能看出他语气中的杀机。

    而徐元昌无疑就是那种类型的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一个小小的天尊,居然也敢挑衅嘲讽徐元昌,真是笑死我了,你以为你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魔眼双瞳鹰亲眼目睹了全过程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充满嘲讽的笑声在整个战场传递震荡。很快就吸引了无数修士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,快死了,他的命没有这么厚,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,再那么下去,估计迟早会死在魔眼双瞳鹰和徐元昌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围观者淡淡地笑着,脸色十分轻松,他们才不在乎血愧的死活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只要有热闹看,那么一切都是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想死的话,就赶紧重聚身体出现吧,这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,我会直接针对你的灵魂爆发最强大的力量,直接送你上天,让你没有复活个重聚身体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徐元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无孔不入地穿透我身体所化得飞灰,直接传递到了我的神识海中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我的神识海中,我暴怒地大吼,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感觉受到了史上最强衡阳癫痫病治疗的费用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下个瞬间,我的躯体凭空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,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势。

    血愧重聚躯体出现后,本体还在激战之中。

    本体九转神魔体发挥到第八转,将撒德界主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虽然杀不了他,但也够让本体出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撒德界主既是宇宙塔高层,自身也算老牌的顶尖界主,哪有被这样当众吊打的经历,但第八转的加持太恐怖,给我带来的增幅简直逆天,让他生出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就在我打得热火朝天时,骤然传来一阵巨响,继而整个星空剧烈晃动起来,一道悠远飘渺的声音直接传到我的神识海里,震得我的灵魂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空间的屏障被破开了。”

    主宰者的感应能力比普通修士要灵敏,几个呼吸间就查探明白了,立刻传音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凝重地环顾四周,那道声音里虽然没有敌意,却让我感到了极其可怕的威慑力,给我带了极强在恐惧感。

    “混沌领主打了这么久也够了,这小子就让我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并不回答我的问题,平静地对我传音,恐怖的压迫感直接作用在我的灵魂上,让我灵魂不停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救我。”

    撒德界主也感应到了那人的气息,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,激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的地位似乎比撒德界主还要高。”

    听到撒德界主对那人的称呼,我在心里暗暗惊叹道,不免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据我所知,撒德界主在宇宙塔里地位不低,从他在宇宙塔里的住所位置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能让他称之为大人的,那就该是天宫的绝对高层了。

    凌云界主对我解释过,星空中的巨无霸势力,都有无数的高层,这些高层都是势力内部的重要角色,是各个内部机构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但是,任何一个势力的绝对高层,都不会超过10位,绝对高层在势力里拥有尊贵的地位和极大的权力,是真正的**oss,比如天宫的5位创始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要针对混沌星域,你现在这样是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那人对撒德界主说话并不客气,语气中带着一丝愠怒和责备的意思,听得我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按字面上理解,似乎是宇宙塔的高层以从一开始就对撒德界主提出过警告,让他不要对混沌星域下手,所以撒德界主这次是私自行动,宇宙塔的高层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让我感到疑惑的是,为什么宇宙塔的高层,要禁止自己势力的界主对混沌星域出手呢?

    而且之前天宫的创始人出现时,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就成年人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?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天宫那边,我还能理解成因为擎苍界主和凌云界主的这种关系,所以才对我特别照顾,可宇宙塔和混沌星域并没有任何交集,按理来说,应该是巴不得混沌星域被灭才对。

    难道说混沌星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我自己不知道,但这两个势力的绝对高层们都是知道的?

    我也为这件事问过擎苍界主,擎苍界主只告诉我事情牵涉太大,暂时不能告诉我。

    撒德界主被那人训斥后,知道是自己违反了高层的意思,理亏之下便不再开口,以免再招来一顿训斥。

    “最终之战就快进入尾声,混沌领主还是抓紧时间去获得积分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这句话,一直躺在星空中的的撒德界主突然失去了踪影,连同那个神秘人的气息一起消失了,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卧槽,就这么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沉浸自己的思绪中,就发现撒德界主突然消失,而一直封闭的空间壁垒也被撤走,又感应到了熟悉的战斗冲击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据我的猜测,是撒德界主私自和另外4位界主搞出来的,他们哄骗刚闭关出世的大神,利用狂刀界主将混沌星域引入陷阱。

    本打算利用宇宙至宝的加持,屏蔽宇宙塔和天宫的高层探查,借大神之力将混沌星域除掉,没想到那位大神和凌云界主有特殊的因果,最后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中央战区不断有对轰的声音传来,狂暴的冲击不断向着我们席卷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血傀。”

    我稍稍探出神识感应了一下,发现血傀正在和两位气息强大的修士对峙,情况似乎不太乐观。

    其他势力已经不再做吃瓜群众了,都在疯狂的对轰着,战况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“你的分身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凌云界主顺着我的视线看去,同样也看出了血傀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最终之战中碰到实力强大的修士很正常,凌云界主这么说,肯定是血傀的对手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和他对战的一位修士是鹰族的变种,特殊生命,而且是位独行侠,实力相当强大。”

    凌云界主阅历丰富,只消几眼,就能看出魔眼双瞳鹰的身份,详细的对我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我的脸色有些阴沉,独行侠的厉害我是领教过的,血傀虽然战力不俗,可孤身遇上独行侠,也不一定会有胜算。

    “自己境界不高,又没有势力的加持,还敢惹上那样的存在,简直是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还是有些担心血傀的安危。

   &nb焦作癫痫病哪里治的最好sp;“这位独行侠,似乎是专注于眼睛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断水界主仔细探查过后,不由得皱起眉头,凝重的出声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专注于眼睛?难怪会盯上血傀。”

    经过断水界主的解释,我才明白为什么血傀会招惹上魔眼双瞳鹰,他拥有宇宙之眼和昊天眼,都是和眼睛有关的。

    而这两样东西对于魔眼双瞳鹰来说,那可都宝贝,杀了血傀炼化宇宙之眼和昊天眼,可以有极强的增幅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?突然消失在战场中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关注着血傀的时候,挽风界主的声音突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事,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我迅速传音给挽风界主,将事情的经过如实告诉了他,表示危机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宇宙至宝,难怪我怎么都找不到混沌星域了。”

    挽风界主听完我的解释,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既然现在没有危机了,就继续灭杀势力赚取积分吧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挽风界主的声音再次传来,口气非常急切。

    最终之战进行到现在,剩下的势力都拥有不少积分了,而且随着势力的不断覆灭,很快就会达到最后剩余势力的数量,所以我们剩下的时间不是很多了。

    挽风界主在和我传音的同时,也没有停止灭杀其他势力,星辰阁大能不少,几乎用不上挽风界主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“自求多福吧,希望你能撑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战场中激战的血傀,默默地在心中念叨着,就转向那些正在对战的势力,为混沌星域赚取更多的积分。

    “我让星辰阁使用了特殊的阵法,可以将那些散乱的势力相对集中在一起,方便混沌星域灭杀。”

    挽风界主再次传音给我,示意我带领混沌星域去特定的区域,那里有星辰阁布下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这么贴心?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喜出望外,我现在正需要扎堆的势力,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更多的积分。

    我将混沌星域携带在身边,只用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就靠近了星辰阁指定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。”

    还没有到达那个区域,我就感应到了强烈的能量波动,同时各种神通、星域对碰的声音传来,不断充斥着我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这个阵法牛逼啊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在混沌星域远远看到了那个阵法,忍不住怪叫起来。

 &nbs癫痫病的症状p;  “哪里有阵法。”

    我急速前进着,仔细的看着前方的星空,除了那些对轰的势力,就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看不到,只有本天师这样的阵法高手才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难得有装逼的机会,袁天罡得意地捋着胡子,一幅道骨仙风的神态,惹得身边的七情凶灵一阵尖叫。

    “傻逼。”

    我懒得再理他,管他是什么阵法,我只管有势力让我拍碎,能得到他们的积分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。”

    一进入那个区域的范围,8位镇域界主不用我吩咐,就从混沌星域中伸出九彩大手,凶悍的向着那片区域边缘的势力拍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那些在激烈对轰的势力,根本没有意识到混沌星域的靠近,激战正酣时,就被突然出现的巨大手掌轰成了飞灰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些势力被毁,但势力内的界主们没有在瞬间被磨灭掉生机,被拍成飞灰后迅速凝聚出躯体,惊恐的环顾四周,寻找出手的人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8位镇域界主并不多话,再次挥出一掌,将那些被毁势力的界主们全部轰成飞灰。

    一时间,耀眼的光芒从那些界主被轰碎的地方出现,宣布了那些界主死亡的讯息。

    边缘的势力被轰碎,界主们集体陨落出现的光芒,还有镇域界主们出手时产生的恐怖冲击波,整个阵法笼罩范围内的势力全部都停止了战斗,好奇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混沌星域!”

    “快逃,混沌星域惹不得。”

    这些势力领袖放开神识看向边缘区域,惊恐的发现了我在迅速向着自己靠近,哪里还顾得上和对手交战,立刻就调转方向,远远的向着我的反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?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看到集中的势力分散逃开,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,急勿勿的向着他们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急,他们逃不掉的,这个巨大的阵法类似于**阵,进来容易,想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在七情凶灵的簇拥下,眯起眼睛邪恶的笑着,示意我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我对袁天罡的话有些怀疑,挽风界主没有和我说过这些,不知道袁天罡是怎么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你就等着一网打尽吧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对着我挤了挤眼睛,表情十分傻逼,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heq.com  平顶山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